主页 > 教育 >
美国:双语教育势在必行?
时间:2019-11-01 15: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美国公立学校近1/4的孩子在家说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但大多数学校仍以纯英语教育为主。在美国被激烈争论数十年的双语教育,究竟能否从根源上解决这一矛盾?

  一想起刚进校时的艰难和孤独,正在学英语的三年级学生切尔西(Chelsea)就感到深深的挫败感。“我曾经因为不会说英语而生气和发飙。”这个13岁的西班牙母语女孩向美国《大西洋月刊》回忆道,“人们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异类。”

  在纽约市各种族、文化混杂的联合国总部附近,哈莱姆区学校(HarlemVillageAcademy)8年级教室里有操着西班牙语、曼丁果语、富拉尼语、法语、阿拉伯语等20多种语言的学生。但和代表全世界人民的联合国不同,公立学校并不总是鼓励孩子拥抱自己的传统。在这所以英语为主的学校,大多数非英语母语学生有被孤立的感觉。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根据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目前公立中小学的5000万名学生中,近1/4(1200万)的5~17岁青少年在家里说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美国教育部数据显示,他们的数量在过去10年内不断增长。2012~2013学年,约440万名学生从完全不会说到熟练掌握英语。

  许多非英语母语的学生认为他们的母语低人一等,一些移民要求孩子在家里也不能说母语,以确保孩子符合西方文化的要求。研究发现,混合使用双语并不会对孩子的词汇发展产生影响,但来自教师和学校的压力可能十分巨大。

  “许多教师认为,为了学习英语,这些孩子必须吸收美国文化,放弃自己的文化习俗。”教育顾问卢苏(Rusul)告诉《大西洋月刊》,“这往往是出于恐惧和焦虑,当学生不符合他们心目中对‘美国人’的期望时,说英语成为一种必然要求。”

  13岁的阿玛杜(Amadou)正是这种心态的产物。他的母语是富拉尼语,在西北非和中非有1300多万名使用者。“除了家里人外,没有人说我的语言,所以我只能尝试说英语,这样他们才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想和其他人一样。”他说。他的母语及其所携带的丰富传统和遗产,将在沸腾的美国文化大熔炉中慢慢消失。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围绕双语教育的争论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随着民权运动的开展,人们开始关注弱势群体的需求,双语教育正是其中之一。

  1968年,《双语教育法》应运而生,“动摇了许多州独尊英语的法律根基,成为美国教育政策的一个里程碑”。签署这项法案的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B.Johnson)在演讲中表达了他的期望:“成千上万拉丁血统的孩子、年轻的印第安人和其他族裔的儿童,将会得到更好的起点。这意味着我们给每个在美国的孩子更好的机会,展现他的才华和实现梦想,无论其种族、宗教或其父亲收入如何。”

  然而,这部《双语教育法》未能清晰地界定双语教育的目标是平衡的双语制还是尽快过渡到英语,使不同的人从不同视角解读这一概念。双语教育遭遇了不少人的怀疑甚至反对,许多学校对此态度冷漠。有人认为只有使用标准的主流语言进行教学,才能改变双语制造成的混乱。

  在过去两个世纪中,31个州通过法律将英语确定为官方语言,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和马萨诸塞州在最近几十年通过投票赞成用纯英语教育取代双语教育。与此同时,越来越多教育者呼吁促进学生双语能力的培养。

  时至今日,这一争论仍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继续挑战着美国热情和包容的形象:在一个价值观多元化的移家,教育系统中的语言同化使学生丢掉了自己原本的文化和价值观。

  1998年,加州前州长候选人、硅谷百万富翁罗恩·昂兹(RonUnz)着手废除双语教育。受反移民风潮影响,要求学校采取纯英语教育的极具争议的227号提案,以61%的赞成票通过,从根本上改变了成千上万孩子的教育。17年后,有关移民的紧张局势仍然存在,但人们开始发现,双语教育才是最好的。

  在全国范围内,双语教育正在产生新的吸引力。研究表明,与纯英语授课相比,双语教育有许多长远利益,包括较强的读写能力、缩小差距、提高毕业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使对于那些英语母语的孩子,双语教育的优势也十分明显。密歇根州立大学2013年一项针对得克萨斯州小学生的研究发现,接受双语教育的孩子比纯英语教育的孩子数学和阅读成绩更高,批判性思维更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民族遗产语言资源中心主任、语言文化教授奥尔加·卡根(OlgaKagan)在《洛杉矶时报》的专栏文章中写道,学生的沟通能力不会受到母语影响。

  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双语能力在求职、工作中能带来明显的实际利益。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在过去5年中,美国49%的企业雇主和54.2%的非盈利组织积极寻找双语背景的员工,89.3%的受访者认为会两种语言对工作助益良多。

  美国《纽约客》杂志报道称,会多种语言不仅可以帮助人们沟通,也可以使头脑更灵活敏捷,“看到更大的世界”。《纽约时报》援引研究成果称,会两种语言能够改善认知能力、对大脑产生深远影响,甚至能对抗老年痴呆。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则认为,理解和尊重不同的文化是当代大学生不可或缺的素养。

  如今,加州允许公立学校在家长签名的情况下绕过227号提案,对学生进行双语教育。根据美国国家教育部的数据,加州有5万名儿童接受双语教育,包括亚美尼亚人、德国人、法国人、韩国人和中国人。相对于加州140万名英语学习者而言,这个数字不算大,但正在越来越多。据国家双语协会估计,2011年美国学校有2000门双语课程,增加了10倍。

  在这种势头下,洛杉矶卡米诺·努埃沃特许学校(CaminoNuevoCharterAcademy)对幼儿园到五年级的学生提供西班牙语和英语双语教学,而且十分成功。该校语言专家瑞秋·哈泽赫斯(RachelHazlehurst)认为,如果家庭和学校的生活脱节,学生更容易感受到失败和沟通困难。

  不过,在强调双语课程重要性的同时,哈泽赫斯也承认其面临的长期挑战,即缺少合格的双语教师。随着双语教育的日益普及,教师数量很难跟上不断增长的需求。此外,为满足数量飞涨的英语学习者的要求,不菲的教育花费也让学校难以避免地面临财政困难。

  美国公立学校近1/4的孩子在家说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但大多数学校仍以纯英语教育为主。在美国被激烈争论数十年的双语教育,究竟能否从根源上解决这一矛盾?

  一想起刚进校时的艰难和孤独,正在学英语的三年级学生切尔西(Chelsea)就感到深深的挫败感。“我曾经因为不会说英语而生气和发飙。”这个13岁的西班牙母语女孩向美国《大西洋月刊》回忆道,“人们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异类。”

  在纽约市各种族、文化混杂的联合国总部附近,哈莱姆区学校(HarlemVillageAcademy)8年级教室里有操着西班牙语、曼丁果语、富拉尼语、法语、阿拉伯语等20多种语言的学生。但和代表全世界人民的联合国不同,公立学校并不总是鼓励孩子拥抱自己的传统。在这所以英语为主的学校,大多数非英语母语学生有被孤立的感觉。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根据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目前公立中小学的5000万名学生中,近1/4(1200万)的5~17岁青少年在家里说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美国教育部数据显示,他们的数量在过去10年内不断增长。2012~2013学年,约440万名学生从完全不会说到熟练掌握英语。

  许多非英语母语的学生认为他们的母语低人一等,一些移民要求孩子在家里也不能说母语,以确保孩子符合西方文化的要求。研究发现,混合使用双语并不会对孩子的词汇发展产生影响,但来自教师和学校的压力可能十分巨大。

  “许多教师认为,为了学习英语,这些孩子必须吸收美国文化,放弃自己的文化习俗。”教育顾问卢苏(Rusul)告诉《大西洋月刊》,“这往往是出于恐惧和焦虑,当学生不符合他们心目中对‘美国人’的期望时,说英语成为一种必然要求。”

  13岁的阿玛杜(Amadou)正是这种心态的产物。他的母语是富拉尼语,在西北非和中非有1300多万名使用者。“除了家里人外,没有人说我的语言,所以我只能尝试说英语,这样他们才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想和其他人一样。”他说。他的母语及其所携带的丰富传统和遗产,将在沸腾的美国文化大熔炉中慢慢消失。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围绕双语教育的争论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随着民权运动的开展,人们开始关注弱势群体的需求,双语教育正是其中之一。

  1968年,《双语教育法》应运而生,“动摇了许多州独尊英语的法律根基,成为美国教育政策的一个里程碑”。签署这项法案的时任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B.Johnson)在演讲中表达了他的期望:“成千上万拉丁血统的孩子、年轻的印第安人和其他族裔的儿童,将会得到更好的起点。这意味着我们给每个在美国的孩子更好的机会,展现他的才华和实现梦想,无论其种族、宗教或其父亲收入如何。”

  然而,这部《双语教育法》未能清晰地界定双语教育的目标是平衡的双语制还是尽快过渡到英语,使不同的人从不同视角解读这一概念。双语教育遭遇了不少人的怀疑甚至反对,许多学校对此态度冷漠。有人认为只有使用标准的主流语言进行教学,才能改变双语制造成的混乱。

  在过去两个世纪中,31个州通过法律将英语确定为官方语言,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和马萨诸塞州在最近几十年通过投票赞成用纯英语教育取代双语教育。与此同时,越来越多教育者呼吁促进学生双语能力的培养。

  时至今日,这一争论仍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继续挑战着美国热情和包容的形象:在一个价值观多元化的移家,教育系统中的语言同化使学生丢掉了自己原本的文化和价值观。

  1998年,加州前州长候选人、硅谷百万富翁罗恩·昂兹(RonUnz)着手废除双语教育。受反移民风潮影响,要求学校采取纯英语教育的极具争议的227号提案,以61%的赞成票通过,从根本上改变了成千上万孩子的教育。17年后,有关移民的紧张局势仍然存在,但人们开始发现,双语教育才是最好的。

  在全国范围内,双语教育正在产生新的吸引力。研究表明,与纯英语授课相比,双语教育有许多长远利益,包括较强的读写能力、缩小差距、提高毕业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使对于那些英语母语的孩子,双语教育的优势也十分明显。密歇根州立大学2013年一项针对得克萨斯州小学生的研究发现,接受双语教育的孩子比纯英语教育的孩子数学和阅读成绩更高,批判性思维更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民族遗产语言资源中心主任、语言文化教授奥尔加·卡根(OlgaKagan)在《洛杉矶时报》的专栏文章中写道,学生的沟通能力不会受到母语影响。

  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双语能力在求职、工作中能带来明显的实际利益。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在过去5年中,美国49%的企业雇主和54.2%的非盈利组织积极寻找双语背景的员工,89.3%的受访者认为会两种语言对工作助益良多。

  美国《纽约客》杂志报道称,会多种语言不仅可以帮助人们沟通,也可以使头脑更灵活敏捷,“看到更大的世界”。《纽约时报》援引研究成果称,会两种语言能够改善认知能力、对大脑产生深远影响,甚至能对抗老年痴呆。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则认为,理解和尊重不同的文化是当代大学生不可或缺的素养。

  如今,加州允许公立学校在家长签名的情况下绕过227号提案,对学生进行双语教育。根据美国国家教育部的数据,加州有5万名儿童接受双语教育,包括亚美尼亚人、德国人、法国人、韩国人和中国人。相对于加州140万名英语学习者而言,这个数字不算大,但正在越来越多。据国家双语协会估计,2011年美国学校有2000门双语课程,增加了10倍。

  在这种势头下,洛杉矶卡米诺·努埃沃特许学校(CaminoNuevoCharterAcademy)对幼儿园到五年级的学生提供西班牙语和英语双语教学,而且十分成功。该校语言专家瑞秋·哈泽赫斯(RachelHazlehurst)认为,如果家庭和学校的生活脱节,学生更容易感受到失败和沟通困难。

  不过,在强调双语课程重要性的同时,哈泽赫斯也承认其面临的长期挑战,即缺少合格的双语教师。随着双语教育的日益普及,教师数量很难跟上不断增长的需求。此外,为满足数量飞涨的英语学习者的要求,不菲的教育花费也让学校难以避免地面临财政困难。

上一篇:新疆学前双语教育花开遍地
下一篇:成考报名指南:教育部学信网申请学历在线验证
主办:新闻中心_页游网 承办:新闻中心_页游网  网站地图
地址: 邮箱: 电话:
新闻中心 邮箱: 电话:
备案号:     技术支持:新闻中心_页游网
 网站标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