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中国人的定义和标准应更科学和统一
新闻中心_页游网   2019-09-30 01:44   来源:未知

  据中新网报道,日前,《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正式对外公布。由于这份由国家发布的“健康宝典”包含的健康知识信息量巨大,有媒体挑选了50个简单又易记的要点,称为健康中国人的50条“国标”。

  这个总结当然很有意义,能让人们从纷繁复杂的内容中择取要点,把握关键,并根据这些要点规范和指导自己的行为。但是,其中健康中国人的定义和标准,并不十分科学。难免让人产生疑问:是否满足这50个要点或条件就是健康中国人了?这些标准是否获得专业界(中国健康协会或中华医学会)和政府主管部门(国家卫生计生委)的认同?

  健康中国人,只是一个简化的说法,实际上应当是做一个有健康素养的中国人。这也是《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所认定的理念,不仅确认了健康素养的概念,而且在未来要以此作为硬件要求,提高中国人的健康素养水平。由于每个个体的情况不同,健康状况也不一样,有的人即便遵循标准去做,也有可能因种种原因,如遗传、特殊环境而患病,或处于不健康和亚健康状态。因此,健康中国人、做一个有健康素养的中国人两者实际上的含义还是要分清。

  健康素养是指个人获取和理解健康信息,并运用这些信息维护和促进自身健康的能力。这个概念又与近些年出现的健康商数有相似和重叠,后者指的是一个人的健康智慧及其对健康的态度,指一个人已具备和应具备的健康意识、健康知识和健康能力。

  以健康素养来衡量,更符合《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的内容、概念和目标,也比较简单,容易量化和进行科学判断,符合对所有人终其一生的健康要求,具有普适性。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此前中国卫生部组织专家制定了《中国公民健康素养——基本知识与技能(试行)》,并于2008年1月4日发布。这也是衡量中国公民健康素养的基本内容,有66条,包括三大版块:基本知识和理念素养、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素养、基本技能素养。

  66条只是基本内容,要对公众的健康素养进行判断和评价,还需要根据这些内容来命题,以测试公众的健康素养水平,也就是健康素养测试标准。因此,卫生部又出台了“全国居民健康素养监测调查问卷”(共56题),以测试中国公众的健康素养,并于2008年首次在全国31个省区对8万人进行了健康素养调查(测试),于2009年12月18日公布调查结果:中国公众具备健康素养的总体水平为6.48%,即每100人中不到7人具备健康素养。

  卫生部根据专家意见制定的公民具备健康素养的标准是,并非所有答题都正确才算具有健康素养,而是要求一位公民能够准确回答80%以上的问题,就认为他/她具备了健康素养。根据这些标准,中国最近一次调查中国人的健康素养是在2017年,结果表明,2017年中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为14.18%,也就是每100名中国人约有14人具有健康素养。这也说明,经过健康(科学)传播,在9年的时间内,中国具有健康素养的公众已经成倍增加。

  现在,《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发布,细化落实了15项专项行动,共提出124项主要指标,包括结果性指标、个人和社会倡导性指标、政府工作性指标。个人的指标有很多,但主要是要在未来10多年大幅提升中国人的健康素养,到2022年和2030年,全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分别不低于22%和30%,其中:基本知识和理念素养水平、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素养水平、基本技能素养水平分别提高到30%、18%、20%及以上和45%、25%、30%及以上,居民基本医疗素养、慢性病防治素养、传染病防治素养水平分别提高到20%、20%、20%及以上和28%、30%、25%及以上。

  现在卫生计生委应当把现在的“健康中国行动”的内容与过去的“中国公民健康素养”的内容进行整合,并根据这些内容出题,答案和标准一致,以测试和调查中国公众的健康素养,当然也可以按过去的标准,只有答对80%的内容才算具有健康素养,还可以由专家组再进行讨论,是否降低标准,达到60%的正确率就算是具有健康素养。

  当有了比较科学的定义和更统一的标准后,才有可能较准确地评判国人的健康素养,并且指导和引导更多的人成为有健康素养的中国人,从而预期或者早日完成《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的目标。(张田勘)

  大学必须重视人才培养质量,严把培养质量关。必须改革对教师的考核评价体系,要求所有教师必须投入教育教学,加强对大学生的过程管理、过程评价,由此让学生不敢懈怠。

  其实景区拉客宰客的问题并非像当地所说的那么难以解决,放眼全国,能够做到规范运营的国家级景区有很多,说到底还是整治力度不够大,且没有形成常态化机制。

  这些电竞选手能够不拘泥于眼前的荣誉和繁华,选择努力学习继续接受教育,让自己的未来多一个机会,这本就是他们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也是电竞行业迈出的一大步。

  对“盲驾”司机的包容,就是对乘客和道路安全的轻视。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哪个司机丢掉饭碗,但更不愿意看到“盲驾”的安全隐患。也希望这样的司机,仅此一例,别无分号。

  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加速,超龄农民工可能还会持续增长。这就需要政府审时度势、未雨绸缪,多措并举,从法律保障以及更加多元的就业渠道等方面,帮助农民工摆脱养老等困境。

  制订细则需要广泛听取教师、家长、学生和社会人士的意见,从规范学生行为,维护校园秩序,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出发,制订各方都可接受的细则。

  乌龙奖牌是国内马拉松赛事井喷增长、粗放运营的一个注脚。近年来马拉松遍地开花,大小城市都在举办各种名目的马拉松,以提高城市知名度。但数量井喷的同时,赛事质量并未提升。

  “刷脸支付”模式要想全面普及,必须前置解决用户隐私信息安全问题,采取最严格的信息采集、保管、使用等措施,坚决杜绝信息泄露,避免给用户带来网络欺诈、经济损失等后果。

  互惠才会共利,人际间关系如此,公共伦理同样如此。只有给予崇尚道德者以温暖、关怀和政策加持,无偿献血才不会成为单方意愿的表达,而是社会共同向往的境界。

  一个国家的体检产业越发达,国民健康水平相应会越好,进而,看病的支出也会越低。那么,体检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宜早不宜迟。至少,应当列出个时间表。

  中国式人情市场,是大闸蟹礼券能够流行的大舞台。在这个舞台上,礼品内容经常会换,比如月饼茶叶等,其中的共同点是通过精美的包装提升“颜值”,从而炒出虚高的价格。

  一条违法犯罪产业链的形成,不是单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正因此,它需要各方面的责任主体联手协作打击,治理过程也必然是长期的。针对性的合作治理,希望能尽快提上日程。

  资金实力弱、缺乏自主核心技术、不能快速建立完整产业链的车企将在日趋白热化的竞争中逐步出局,而越来越多的企业会主打差异化竞争,专注市场垂直细分领域。

  毋庸讳言,“赏金激励”是人们协助找人寻物的重要动力。而个别失主借着小聪明省下赏金,今后更多失主却可能面临“开出赏金也无人应和”的窘状。因小利废大义,概莫如是。

  对用户而言,可能恰恰需要的是减法,很多看似功能面面俱到的APP,反倒让人觉得累赘。与其靠功能的多寡来取胜,不若把基于用户“痛点”的核心功能和服务做到极致。

  无论是医学生还是其他学科的学生,毕业后不按科学的思维、方法、过程来对待生活和工作,都是既丧失了科学素养的常识,也丢掉了专业知识和科学精神,这才是最可怕的。

  学校在宿舍楼里提供自主式厨房,不但让宿舍更有生活气息,而且也是培养学生的劳动意识和能力。大学宿舍的管理和服务,或许也需要从学生需求和成长角度,用新的理念推进升级。

  如何才能在公平和尊严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既保护贫困生尊严,又使资助落到实处?在这个问题上,在大数据支撑下,“偷偷”给贫困生打钱可能是相对最优的选择。

  从家长的这种“起名焦虑”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虽然时代变了,但是父母对孩子的那份寄托和爱没有变。只是,也请千万不要为了独一无二,给孩子起一个生僻拗口的名字。

  这门生意的核心竞争力,还是有创意、有魅力的潮玩,而不是盲盒的购买形式。如果商家不认识到这一点,以为随便塞点东西进去就能糊弄消费者,那这门生意很快就会破灭。


[责任编辑: admin]